您好,欢迎来到绍兴学而优best365还可以买足彩吗_best365银行验证_滚球盘best365![请登录] [免费注册]
?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资讯 > 新闻资讯 > 教育资讯 > 正文

我好像在镜子里看到了妈妈

发表日期:2018-5-10 作者:绍兴学而优best365还可以买足彩吗_best365银行验证_滚球盘best365 电话:18626863802

妈妈是个心理学家,研究方向包括家庭教育。我的学历一路以来都是国内名校,所以常有不了解情况的人把妈妈的职业和我的“成功”做因果分析,“你妈妈是教育家,一定把你教育得很好”之类的评价始终伴随着我。

外人知晓的始终只是表象。凭我从小耳濡目染,的确知道家庭教育的重要性,但我并不认为孩子的“结果”(发展状况)完全是家庭教育造成的。孩子的发展状况更多是自己的选择,父母的教育只是帮助他们辨别,却始终不能代替孩子的选择。

我今天的这些“结果”,其实是对妈妈的一种模仿。

妈妈不替我做任何决定和选择

妈妈是心理学家,在教育孩子方面却不照本宣科。至少在我看来,她从没按照教科书的理论来养育我,甚至让我经常处于一种“放养”的状态。

自打记事起,妈妈就处于一种异常忙碌的状态。我小时候她在上海深造,我们聚少离多。后来她又到北京的高校工作,我们全家就跟着她一道北上。

因为忙,父母对我的直接陪伴其实是不太够的。我小时候性格有点自命不凡,总是把头埋在书里,一本接一本地读。好在妈妈不是那种平时不怎么管却又喜欢干涉孩子的家长,她虽然没法弥补陪伴不太够的遗憾,却总是为我的健康成长铺平道路、提供各种支持和帮助。比如我爱读书,她就买来各种类型的书海量地充实我的书柜;高考要报志愿,她就帮我查询各个学校的不同,一一帮我分析。

有一段时间,我特别沉溺于超心理学研究,这是一个即使在国外也不被主流认可的领域,“学术正统”的妈妈会耐心听取我阅读各类文献后总结的理论。

考研之前,我整个人陷入严重的病态情绪,怕考不好,怕自己毕业后无处可去,更怕落人笑柄。那段时间我睡眠差到必须要垫三四个枕头,把自己弄成个钝角才能勉强休息几小时。于是妈妈卸下了工作——时至今日我也不知道她怎么挤压出整整7天的时间来陪我备考。整整7天,我们俩缩在酒店的套房里,基本上不怎么出门。她把床让给我,自己在外间支了床,不多问一句我准备得怎样,只是默默陪伴。

不论我多么幼稚,多么缺乏社会经验,但还是自我意识爆棚,坚定地要自己主宰自己。妈妈了解我,一直视我为独立、平等的交流对象,尽可能不替我做任何决定和选择,帮助但绝不干涉,让我觉得很被尊重。

朴素的“妈妈面”让我想家

可能是由于多年专注科研,少理世事,今年已经51岁的妈妈,身上时刻伴随着一种纯粹的善良,还保持着一种旁人无法想象的少女天真。她经常会眨着眼睛,说出一句特别梦幻的话,让人感觉这是一种50多岁的人不应当有的纯真。

她是许多人眼中的学术大牛、事业女性,也深得学生爱戴。可私下里,她还是鲜活、有血有肉的一个人,为家人生病着急上火、为生活琐事操心。常常刚在讲坛上做完学术报告,转身回家来就在油烟滚滚里为家人做羹汤。

妈妈做饭水平很普通,但她做的面很好吃。多少个疲惫的清晨,妈妈用家乡腌制的雪菜做汤底,卧一个鸡蛋,撒一把青蒜,勾一勺辣酱。平常我对饮食要求极高,却也总吃不厌这碗朴素的“妈妈面”。妈妈的这碗面也成为我想家的一部分。

其实,妈妈是一个特别认真、特别纠结的人。分派给学生的工作,自己一定要细细地过一遍,也常常会因为别人的错误把自己搞得很累。不仅如此,她自尊心很强,有的时候还很固执,遇见不开心的事情会生气,会感情用事。

所以我们一旦相处时间长了,一定会产生很多生活矛盾。经常吵着吵着,我会想:“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,怎么这么不理性,看问题如此不冷静?”然后就会笑着对她说:“你这小姑娘怎么这样……”于是一会儿,我俩就又很要好了。

无法理解自己时我理解了母亲

硕士毕业后,我离开北京去上海工作。我本科就是在上海念的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妈妈曾经念叨希望我去念复旦的中文或新闻系,或者是她在这里念了硕博,有意无意地把上海深深地烙在了我心里,我爱上了这座城市。

总之,即使爸爸妈妈都在北京生活工作,即使他们不是那么赞同,我还是执意去了,他们最终也同意我去了。当然,独自生活难免诸多不顺,父母远在天边,也难以给我很多支持。我总是一个人很晚还不睡,消化着这些不顺。

一天夜里,工作和人际关系的焦虑击垮了我。我憎恨自己的敏感和固执,不懂自己为什么不能圆滑地处世,也讨厌这个难以相容的社会。我忽然好想要一种被安排好、被照顾好的人生,几乎不想再坚持自己了。

我流着泪蹲在马桶上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。那一刹那,我好像在镜子里看到了妈妈。那一刹那,我也忽然明白了,当你开始无法理解自己的时候,也就理解了妈妈。

我们赤裸裸地来到人间时,都是不完美的孩子,妈妈爱你像谁,你就是谁。因为母亲绝不会选择好一个完美的孩子,才让他来到人间。即使人生和人格不可能是完美的,也有它们必须存在的意义。这是我从妈妈身上学到的最重要功课。